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老哥的博客

变无聊为有趣,变空虚为充实,与知情识趣的朋友分享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变无聊为有趣,变空虚为充实,让知情识趣的朋友分享快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美依必契(原创)  

2008-10-21 22:33:31|  分类: 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不知有没有人能读懂本文的题目,估计没有。如果你能读懂,那你就是万里挑一的天才,不,是超天才。如果你觉得自己够不上超天才这个档次,那我就劝你不要枉费心机,直接看下文好了,免得脑细胞受损。

上午陪老伴上了一趟医院。我和老伴都属于生得比较贱的人,命贱则体必健,所以很少光顾医院,光顾得少就容易对医院产生一种敬畏情绪,尤其是她。所以,凡她上医院,我必定同往,好壮胆。其实这次她也没有什么大病,就是膝盖老爱疼,上下楼时不得劲,怕吹空调。就为这,我家两年没有开空调,我对热的耐受力因此得到很大长进,夏天温度只要不超过37度,我都能安然入睡。

排队、挂号、再排队、候诊,终于轮到老伴了。

“哪不舒服?”医生发问。

老伴显然有些激动,絮絮叨叨又语无伦次地讲开了,膝盖疼,走路有时疼,上下楼老爱疼,还有腰有时也疼……

“哪条腿?”医生打断她的话。

“这,右腿。”老伴挽起裤腿,亮出膝盖。

“骨质增生,拍片。”医生瞄了一眼,动手开单。

“腰也疼呢,是不是也拍一下?”老伴连忙说。

“先治腿!”医生将开好的单子往她面前一推,眼睛转向别的病人,前后不到两分钟。出了就诊室,老伴有些遗憾:“怎么连摸都没有摸一下呢?”

到放射科,先登记,又排队。登记室空无一人,窗前排队的人都在那里茫然地观望。我想问,但找不到可问之人,只好傻傻地排在后面。终于在我忍受的极限时间内,登记的人出现了,一位面无表情的看着让人寒意顿生的冷美人。登记完毕我问了一句:“在哪里拍?”因为我看到有好几间拍片室。冷美人好像哼唧了一声又好像没有吱声,反正我什么也没听到。几间拍片室前坐着很多人,大约是在等候。我不敢追问,怕别人笑话我什么都不知道,老土,便也坐下等候。几间拍片室有的门紧闭着,有的门半掩着,不见医护人员照应。想推门问,想想又觉得不宜,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坐等,推门太冒失,于是又傻傻地坐等,估计会有人喊。良久,一扇门打开,医生放进一人。看来不是排队叫号那种方式,我趁门未关闭之前赶紧上前,递上单子。医生用眼一扫,嘴巴一歪,示意旁边一间。于是赶紧推开旁边门虚掩着的一间,一医生闲坐在里面,又是一扫单子,吐出两字:“隔壁。”于是再推开隔壁的门,里面空无一人,探头朝里面寻找,里间几位穿白大褂的人在聊天。外面众多病人在等候拍片,里面的医生却在闲聊,无名怒火一下子从心头升起。但我不能发火,还指着他们瞧病,别把他们惹火了。小心翼翼递过单子,还是一扫,吐出两字:“坐下。”室内无桌无凳,只在一台机器,机器有一台子。老伴手足无措,不知坐何处、怎么坐。“你坐上去!你出去!”医生有些不耐烦。拍完出来,老伴问医生需要多长时间拿结果,医生答一个多小时。外面等候的病人看到我们拍完,方才明白没有人来叫号,于是怨声四起。我因老伴片子己拍,于是也高声埋怨,希望引起管事的人注意,好出口恶气,但谁也没理会。等了约十来分钟,片子就出来了,于是愤愤地拿着片子找主治医生去了。

在我的记忆中,有限的几次上医院,好像每次都有不痛快的经历。那年拔牙,因一次拔几颗,为稳妥起见,在牙科住了几天院。牙刚拔完,牙颌骨出了问题,不能张嘴,于是转神经科,后又转康复科,做理疗,一专家派头十足的五十来岁的女医生主治。水针、电烤,七天一个疗程。一个疗程未完,牙颌骨的问题还没解决,面部神经又麻痹,半边脸木然。此时我确实有点紧张,再就诊时小心地向医生询问,面部神经麻痹与理疗有没有关系。那女医生勃然大怒,批评我无知识,不该这样问,然后一一历数她发表的论文、获得的奖励,等等,称我的发问,有损于她专家的权威。这位理疗专家我估计心理学学得不怎么样,不太会观察病人的心理,她的这一招平时大概把很多病人镇住了,但此时我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,只是脸上没有反应出来。她的批评一下把我激怒,接下来论理变成争吵,而作为男人,我的分贝显然要比她高,而且论理,她也显然不是我的对手,批驳、挖苦,直把她搞得脸发白、嘴直颤,然后乖乖地请科主任给我看。回单位后与同事谈起这事,一同事的女儿也在这医院当医生,回家她给女儿说起,她女儿对我的行为大加赞赏,说病人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就是要争和吵,别看有的医生牛得不得了,其实就怕病人吵,特别是不在理的时候。因为医院有规定,医生和病人吵架要受罚。

还有一次,小儿子住院,我陪护,是在另一家著名医院。儿子那次重病,病因一直未查明,住院两个多月,天天打吊针,我当时己是心力交瘁。那医院病人特别多,而且多是重病从外地转院来的,因而护士的态度是特别的差。护士不想动手,打针拔针,都让实习学员上,儿子天天打针,每次都要扎几次,痛苦不堪,而拔针时,护士明明在那坐着,就是不起身。那天针快吊完,我喊了几次,就是不见人来,我一时急火攻心,歇斯底里地高喊一声,整个楼层都惊动,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惊呆了,所有的病人都跑出病房观望。自那以后,情况大变,只要我一招唤,护士赶快跑来,学员来打针,我把脸一黑:“让你们老师来。”她便立即知趣地走了。

还有几次,算了,不说了。

说到这里,你也许能弄懂本文的题目了,“美依必契”,实际是“每医必气”,每次就医必然呕气。以至我只要一上医院,儿子和老伴必定要嘱咐,不要和别人吵架。

哎,谁吃饱了撑的,去那个地方找人吵架。没办法,像我这样没有修养的人,又遇上这样让人揪心的事,想不吵也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5)| 评论(5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