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老哥的博客

变无聊为有趣,变空虚为充实,与知情识趣的朋友分享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变无聊为有趣,变空虚为充实,让知情识趣的朋友分享快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忘不了(原创)  

2009-08-10 23:06:16|  分类: 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家后面是一所中学,中学的后门紧挨着我们楼房。我初中的数学老师是武汉人,早些年调到这所中学任教,我搬来时他已经退休。早晚上下班,不时碰见他和师娘相携出入。老师深度近视,头发花白,腰微微佝偻。每见面,我都要毕恭毕敬地打声招呼,老师也微微颔首应答,平和平静,近乎麻木。当年老师教我时,刚刚从大学毕业,我是他最早的学生,算算到如今已经快五十年了。前不久又在门口遇上老师和师娘,招呼过后我问他:“您知道我是谁吗?”老师略带歉意地说:“不知道。”也难怪,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到如今,已经过去了近半个世纪,老师从乡下到武汉,所教学生数以千计,怎么可能都记得。“我叫叶芬。”我自我介绍。老师眼睛忽地一亮,“记得记得,叶芬怎么不记得,完全变了。”紧接着又说出了我另两位同学的名字,然后感叹道:“可惜,如果是让你们正常读书,考清华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老师的神情让我大为感动,倒不是因为他夸了我一句,而是因为他瞬间的情感变化,真实地表现出作为老师最让人崇敬的东西。

说实话,我的这位老师并不是一个成功的老师。当年从华中师范学院毕业发配到乡下教初中,就有点怀才不遇。后我们那所中学由初中升格为高中,他又改教高中。他为人有点迂腐,前后分来的大学生有的当了领导、有的成为教研员或骨干、有的调到更高级的学校,他却始终是一名普通老师,没有挪窝。记得有一年我到母校调研,时任校长,和他同时分来的我的另一位数学老师对他颇有微辞。据说他也曾发奋过,誓言一定要培养几个上北大、清华的学生,但一直没有如愿,于是更遭别人冷眼。后来是通过什么途径调到武汉来的我不得而知,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新学校他同样没有什么大的作为,因为这所学校我很熟,但从未听别人说到过他。就是这样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师,在垂暮之年,还忘不了自己的学生。也许,在学生身上,寄予着他的人生,也寄予着他未竟的梦想。

半年的时间没有上博,没有写也没有看,当日呼朋引类、迎来送往、嬉笑怒骂、热闹非凡的博客盛会渐渐从记忆中淡出。工作的繁忙、家事的烦心,让人心劳力拙,虚拟世界的交往、网络中的那些人和事,一放置,便如过眼烟云,了无痕迹。我满以为再也回不到原来了,然而我错了。五月我与同事一社长到黄山参加一个会议,两个老家伙不知天高地厚,自驾车前往。去时从武汉经安庆沿高速公路顺江而下,叉路处见路标指示到铜陵,脑子里面立马反应出老悠,多才多艺,风趣幽默的博友老悠就是铜陵人。瞬息之间想到,方向盘如果向右打一下,不出一个小时就可以看到老悠。七月又北上了一次,由青岛到威海过渤海到大连,然后北上沈阳、长春、长白山、延吉、图门、哈尔滨,每到一地,当地博友的名字、音容笑貌,立即在脑海中闪现出来,甚至产生了想要探访一下的冲动。虽然这种冲动稍纵即逝,但可以说明一点,有些东西是不可能忘却的。

刻意忘掉忘不掉的东西如同刻意追求得不到的东西一样,都是有违人性或人的自身情感运行规律的,让那些美好的东西长留心中偶尔回味一下也是一种享受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5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